广元青年作家网【www.gyqnzjw.com】欢迎您访问!_长篇连载_读写欣赏 - 广元青年作家网【www.gyqnzjw.com】欢迎您访问! cc国际为什么举报不了_cc国际是黑彩公司吗_cc国际彩球网登陆
?
??????读写欣赏
? 长篇连载
? 剧海泛舟
? 序跋评论
? 女性文学
? 报告文学
? 文学校园
? 读写欣赏
??????热点新闻
?·??五一研学日记
?·??西江月.龙潭新村
?·??鹊桥仙.龙潭扶贫基地
?·??夏夜听雨
?·??唢呐
?·??乡村教师的中国梦
?·??忆江南·家乡好
?·??你是我的一盏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长篇连载
《疯女》第七章
?
??发表日期:2017年9月8日?? ?? 作者:唐映凡 ????

第七章 ? 别开枪

父亲的团防部队教练卢长官进来报告:梁爷!军事演习准备就绪,请梁爷训话!卢长官一个立正,一个军礼。我在旁边暗自赞叹卢长官到底是丁世充国军部队的军官,哪像羌寨李承州的部队,全都是些乌合之众?

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立正!报数!

一!二!三!……”

报告长官!团防部队集合完毕,请指示!

我爹看着眼前雄赳赳的部队,心里乐了,但脸上不笑,他今天也穿了一身团防部队军官服,样子还挺威武。他说:还是请韩乡长训话吧!”

我这才发现韩仁品早就来到了今天的演习现场,他今天特别有精神,他虽然没穿团防部队军装,但他的长袍马褂还是挺有风度。他清了清嗓子:今天,我目睹了我们的团防部队的军容军纪如此严明、有序,我高兴啊!如今日本人占领了我们的东北,共产党也在乘机捣乱,地方呐,也不安宁,那些刁民也经常肇事呀!你们要好好训练,服从命令!今天我受梁显武头人的抬举,要我讲话,我没什么说的啦,开始演习吧!

训话完毕,卢教官命令:

小钢炮准备!

两门迫击炮都被装上了炮弹。一个军官手里拿着一面小红旗。

放!

轰!轰!轰!

三发炮弹呼啸而出,在远处的山根边炸响,迫击炮弹炸起的尘土扬在空中,尘雾灰蒙蒙的,给人一种震惊的感觉。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场面,心想打仗原来就是力量的爆炸,就是生命的毁灭!太可怕了!为什么人比动物还残酷呢?

我心里为梁、李两家的前途而担忧,我心里有一种难言的痛楚。

冲啊!冲啊!”

军士们的呼喊声随着三声炮响而一浪高过一浪。

作为一个女人,一个从未经历过战争的女人,一个善良得连蚂蚁都怕踩死的女人,一想到战争的背后就是流血、死人,就是房屋被烧,被炸,我忍不住,突然大叫一声:啊!我要回家!

我爹说:她又疯了!

我被几个男人拖着回家了,我的护卫方老头儿和我的丫环翠翠姑娘,丹儿姑娘都跟在他们的后面,我隐隐听到了翠翠的哭声。

我心里清楚,一切迹象表明,我爹攻打李家羌寨的战争已准备就绪了,箭在弦上,情况危急了。

第二天.

刘方正托人捎信要我与翠翠再到茶儿河边麻柳树下的青石板处见面,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我们商量。

刘方正一见面就说:现在情况危急,眼看梁头人就要攻打李家寨子了。袁笨、董学也在周边活动,西北军阀丁旅长也在暗中支持袁、董二人。为了避免战事发生和伤及百姓,我们必须要想法阻止这场战争。

可是怎么阻止呢?看来,韩仁品和梁爷他们是铁了心了,加上西北军阀们为了搞乱四川,也在明目张胆的支持,这个事情恐怕就很难办了哇!”翠翠着急地说。

这时候,茶儿河边高大茂密的麻柳树上有很多乌鸦在拉长嗓子叫,河水也在急匆匆地呼喊着向前冲去。河边的草丛里的小虫子们也在忙忙碌碌地觅食,我发现这里的一切都是动中有静,静中有动,仿佛这里还有另一个世界,而这个世界里还有很多秘密我不知道。

真是世事难料啊!

刘方正却很镇定地说:目前的情况是很紧急和复杂,但是我们也将要采取罢工的措施,给他们施加压力,我看他们是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

罢工?罢什么工啊?我问。

对了,梁姐,您是梁头人的女儿,但是您是一个深明大义、同情弱者、富有爱心的好阿姐,所以,我们相信您一定会理解我们,因为我们这么做是为了维护寨民们的团结,为了避免乡民们的无辜牺牲呐!刘方正说。

从来还没有人对我这么高的评价,在我丈夫李承州眼里,我是疯子,在我父亲的眼里我又何尝不是疯子?只要我的思想有违于他们的意愿时,他们都认为我是疯了,可是他们有谁知道我的内心呢?一个人能得到另一个人的信任,是一种幸福。我明白了什么是罢工:就是要让阿爹的命根子铁矿厂停止生产,这样来给他压力,让他死了攻打李家羌寨的心呢。

刘方正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向前挪了一下身子,朝小河里丢了一块小石头,说:我们组织一场罢工运动,就是向那些损坏老百姓利益,挑起战争的人的内心世界这道浑浊的小河丢进去一块小石头。我们不仅要组织梁显武的铁矿厂的工人罢工,韩仁品铁矿厂的工人也要罢工,只有这样,这梁、韩两家才有可能考虑到乡民们的愿望,考虑到他们攻打李家羌寨事态的严重性,同时也迫使西北军阀让步,最终达到共同抗日的目的!

那我们能做什么呢?翠翠着急地问。

梁姐要尽力做好梁老太太的工作,争取她能说服梁头人取消攻打李家羌寨的行动,当然还要争取梁家亲戚们都能劝说梁头人取消攻李家羌寨的计划。对了,你们还要尽快回李家羌寨去,通过李家羌寨老太太劝说他们不要再去抄董学的家了,要将枪口一致对外,共同抗日。更不要主动挑起与羌族贵族之间的矛盾。羌汉本是一家人嘛!我们要认识到,咱们都是中国人,现在中华民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日本侵略者才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刘方正的话,就好像拨云见日一样,使我顿时明白了很多道理。我说:好吧!我尽力劝说我阿爹。

今天晚上,梁家羌寨 里灯火通明,阿爹刚从团防部队回来,就躺在卧房的床上抽大烟,他吐出的烟圈儿 在满屋子里慢慢地聚拢,转动,然后又慢慢的消散了。我也吐了一口水烟圈儿,将点火吃水烟的草纸埝子地吹了一口,说:阿爹,女儿知道阿爹是替女儿报过去的抢亲之仇,可是,这事情都过去了,你的外孙儿也长大了。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嘛!我的事就让你不争气没出息的女儿自己承受,自己解决吧。我边说边放下我心爱的水烟袋,轻轻地捶着阿爹的腿。我有好多年没这样给我阿爹捶过腿了。

我是幺女儿,所以我阿爹从小就护着我。小时候我可是他心尖儿上的肉呢。记得我六岁那一年,发高烧,出麻疹,阿爹背着我在屋子里,在寨子里走,整整一个晚上他都不愿意放下来,母亲说,阿爹最疼的就是我这个幺女儿。可是命运却偏偏安排我被抢到了李家羌寨。

阿爹没说话。

阿爹深深地吸了一口大烟,用力吐了一口大烟烟圈儿,叹了一口气,说:我的幺女儿呐,阿爹平生最疼的就是你。可是那该死的李承州他不该那么做呀!他要是光明正大地来提亲,阿爹我的脸面也有处搁呀!可是……”阿爹又叹了口气,阿爹是个男人。阿爹就是咽不下被人欺负的气儿呀!这个,你们女人家是不懂的,永远不懂!幺女儿呀,你也看见了,你董阿叔,袁阿叔给了我那么多的枪和银元啦,丁旅长还派来了教官帮助我。眼下这个世道,是谁有了枪,谁就是大爷。谁他妈的是脓包,谁就受人欺负,这一点呀,你们女人家也不懂!我要是不帮帮你董阿叔、袁阿叔,我,我还是个人吗?所以,我答应你,如果这一仗我打胜了,我绝不要他李承州的人头。再说,李承州家大业大,他有一大片山林、土地。如果我打赢了,我的实力不就更大了吗?

我听了阿爹的话,心里一阵紧张,给他捶腿的手一下从他的腿上松了下来。

我知道,我爹替我报仇还不是他真正的目的,那些山林、土地,那些粮食、银元、金条才是他真正追求的东西。这样一来,我岂不成了梁、李两家势力争斗的牺牲品了吗?

作为一个女人,她的命运一旦被一狼一豺盯着了,那她的命运就被豺狼掌控了,悲惨的命运就会注定终身了。

我哭了。眼泪再也控制不住,顺着我的脸颊淌下。

你既然回来了,就不要再回那个火坑了。阿爹要你好好过几天日子。这时候,我看见阿爹的眼圈儿湿润了,接着他便忍不住也哭了起来。

!我还是要回李家羌寨!”我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十几年来我的委屈和阿爹对我几十年的父爱深深地揪着我的心尖儿。但是,我的儿子是李家羌寨的人,我死了也是李家羌寨的鬼了。

我怎么办?现在摆在我面前的丈夫和阿爹这对仇人,已经撕扯在一起,摔打在一起了,而且他们都是非常有尊严,有血性、很贪婪的男人。

这一夜,我哭了个通宵,翠翠和丹儿也陪着我哭了个通宵。

原来,丹儿也是个可怜的女孩儿,她的阿爹阿娘早就去世了,她唯一的阿哥也去闯关东去了,如今日本人占领了关东,她阿哥是死是活,她也不知道。她知道了我的遭遇,说:在这个世界上,咱女人的命最苦啊。

今天梁家羌寨里的气氛特别紧张。

有寨兵报告,在茶儿坝和方石河交界的地方,发生了李家羌寨寨兵抢劫我阿爹的佃户的事件。

在这个关键时刻,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况且,被抢劫的佃户的猪牛、粮食都被抢光了,而且这家佃户的房子也被烧光了。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这个李承州既然要我回娘家来劝说我阿爹避免更大的争斗,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我气愤了!

强盗就是强盗!狗,改不了吃屎的德行!我阿爹说的话是对的!这小子是应该教训教训了!我这样想。

翠翠也说:大老爷怎么会呢?

不管怎么说,我得了解个究竟了。我对方老头儿说:方老头,我在娘家很安全,这里不需要你了。你回李家羌寨去,了解一下事情的真相,然后设法告诉我。你给李家大老爷说我过两天会回来的。

方老头儿去了。我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对李承州一股怒火燃烧得更旺了。

我阿爹终于忍不住了,决定要立即攻打李家羌寨了。

? ? 今天韩乡长又来了。

? ? 他和他的管家淡宏志都很得意。淡宏志说:梁爷,我家老爷今天是特意为您道喜来了。

? “是吗?此话怎讲?我有啥子喜哟,这几天都烦死我了,我倒霉呀,我!我阿爹自嘲似的笑着说。

韩乡长品尝了一杯梁家寨院最近烤的清酒,咂了咂嘴说,梁兄的清酒就是香啊!哈哈哈!

?我看韩仁品今天特别高兴,便知道今天他来准时要给我阿爹出什么烂点子了。

我轻声对翠翠和丹儿姑娘说:你看那位韩爷,咱爹的佃户都被人抢了,他还那么高兴,还说他是我阿爹的好朋友呢!

丹儿姑娘说:这茶儿坝没人不知道他韩爷的聪明呢!我听丹儿话中有话,便问:韩爷果真聪明吗?”

是啊,当年他将我爹娘逼债逼死了,可他却说那是我们村里的一个小财主要他那么干的,他是同情我们家的!这个人的话呀,是听不得的!我赶紧捂住丹儿姑娘的嘴巴:丹儿姑娘,你这话呀,是要打嘴的!

是!太太。丹儿知错啦!丹儿不言语了。

梁兄啊,你想想,既然李承州不想和你再做对了,他说他只是惩治一下董学、袁笨。可是,他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派人来抢你的客户的牛羊、粮食呢?为什么他还要放一把火将你的客户的房子给烧光了呢?这不是和尚脑壳上的虱子,明摆着嘛。他根本没将你这个老丈人放在眼里!他这么做不是给了你名正言顺地攻打李家羌寨的理由了吗?所以我认为他抢了你的佃户,这还是喜事呢!”

哈哈哈!原来如此,谢谢韩乡长指点迷津呀,喝酒!请喝酒呀。我阿爹也认为这是喜事,因为他以为有了出兵的理由,高兴了。

?“是呀,梁爷!您可千万不要泄气呀!淡宏志举起了酒杯,来来来!我们预祝梁爷攻打羌寨为女儿报仇成功!

?全桌的人们都举起了酒杯,他们将酒杯举起来放到嘴边儿,脖子一仰,咕儿的一声响,酒杯空了。黄酒也被端上桌了,一个年轻人的吼声,他手提陶瓷酒罐子,点着头,弯着腰,笑容可掬不断地说:喝黄酒,请喝黄酒!喝黄酒吗?再喝一碗嘛,这是梁爷家最好的黄酒呢。

喝黄酒,我再喝一碗黄酒。韩乡长笑得合不拢嘴,吃菜!吃菜!梁爷今天招待我们的菜,我韩某人帮梁爷劝客呀!我们茶儿坝乡的人就是豪爽呀!吃,吃,快请吃吧!哈哈哈!

韩乡长突然将黄酒酒碗放在桌子上说:我今天高兴。梁头人去攻打李家羌寨,我这个国民政府的乡长也不能袖手旁观呀!梁头人为民除害,我怎么能不管呢?这样吧,我给你一百人马,两挺轻机枪,派淡管家带着,都听从梁头人的指挥。咱这次嘛,一定要打出点儿茶儿坝乡国民政府的威风来,也好让蛤蟆乡的李承州那龟儿子不要把我们茶儿坝乡的人看扁啦!

好!既然韩乡长这么看得起我,信任我,又有国民政府的支持,我就不辱使命,选择一个吉日出兵吧!

第二天早上,从铁矿场传来了坏消息:爹的铁矿场的600多工人举行了大罢工。炼铁炉高大的烟囱停止了冒烟,工人们举行了游行。他们高呼口号:一致抗日!停止内乱!”“各族人民大团结万岁!

管家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进来说:梁,梁爷!不好了,工人们闹起来了!

阿爹慌了。

快派部队去拦住他们!

如果拦不住,怎么办?管家酒志虎惊慌地问。

你们手里的枪是吃素的?

是!拦不住我们就开枪!管家酒志虎转身就跑。

回来!待我报告韩乡长后再说!

是!

这时候,韩乡长也派人来报告:他的铁矿场也发生了大规模的工人罢工。

这时候游行的工人高呼口号已经朝茶儿坝街道方向走去了。韩仁品铁矿厂罢工的工人游行队伍也快要到达街道了。如果两只游行队伍汇集在一起,那声势就更大了。

这么多年来,阿爹和韩仁品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何况今天这个场面来得这么突然。

阿爹更慌了。

一会儿,韩乡长传话过来:那些游行闹事的工人,一定是有人在煽动,据说陕北的共产党派来了地下党在在茶儿坝活动。所以,对游行的工人要开枪镇压,如果查出领头的共党,要格杀勿论。

阿爹听了这个命令,心气儿壮了,对管家说:赶快通知卢教官和团防部队的主要军官们来开会!

是!管家转身去了。

坚决反对攻打李家羌寨!”

各族人民大团结万岁!”

枪口对外,一致抗日!

游行的队伍高呼口号,从街上转来已经来到了阿爹的寨门口了。

远远地,我看见走在最前面的是几个年轻的铁矿工人,其中有一个是刘方正。

游行队伍停了下来。阿爹的团防部队有300多人,个个端着枪,对准了工人们。

我们要见梁显武!快请他出来讲话!为什么日本侵略者打进来了,烧杀抢掠,你们不去抗日,却要攻打李家羌寨?

我爹始终没有露面。

管家酒志虎只好站出来大声说:工人兄弟们!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嘛!我们梁头人有事不在家,你们有什么要求就向我说。

不行!梁头认不出来,给你说也没用!工人们齐声说。

这时候,团防部队里出现了几挺机关枪,枪口对准了游行的工人队伍。

只要谁敢动武,他就是历史的罪人!谁敢动武,我们就打倒谁!

这时候,从四面八方涌来了很多手拿火枪、木棒、斧头、弯刀的村民,大约有好几百村民赶来援助工人。手持武器的村民们也呼起了口号:坚决反对枪口对内!有种去打日本鬼子!

这一下,场上的气势明显压倒了我爹的团防部队的杀机。

管家酒志虎慌了,他马上跑去给我爹汇报。

一会儿,酒志虎回来了。他大声说:“请你们派三个人作为代表,与我们谈判。其余的工人都回去复工!

不行!我们要等谈判结果出来才能离开!工人们齐声说。那声浪一浪高过一浪,远山也有了回音。

村民们也高声吼道:“不要相信他的!酒志虎那家伙平时里狐假虎威,说话从来都不算数!快叫梁显武出来!”

这时候,站在一旁的卢教官突然说话了:大胆刁民!谁敢再闹事,机枪准备!

打啊!你敢开枪?有种去打日本人!你是哪里冒出来的黄鼠狼?敢打老百姓?村民们、工人们义愤填膺了。

团防部队的士兵们大多是本地人,他们虽然手里拿着枪,但是他们心里明白,如果今天要开枪,那么不知要伤害多少工人和村民,所以他们当中拿长枪的大多将枪口朝下了,只有机枪手哗啦一下做好了扫射的准备。

请问卢长官:工人们要求你们去打日本侵略者,不要将枪口对内,有什么错?你敢开枪,你负得起责任吗?这时候,刘方正站出来义正词严地质问。

你,你是什么人?卢教官一看,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穿着铁矿工人的衣服,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里有一股燃烧的怒火。卢教官虽是国军的下级军官,但他却是丁世充旅长的心腹。这时候他面对这个气宇轩昂大概不到30岁的小伙子,心里想:这个年青人可不一般啊,莫非他就是领头的?他就是……

机枪准备!卢教官说,不给他们一点儿颜色,这些闹事的刁民是不知道厉害的!”

其实,我早就来到了这个充满杀气的现场。眼看我爹的团防部队的机枪手就要扫射了,工人和村民们就要流血了,我心里一阵翻腾,这不是要让我爹犯下千古大错吗?那个该死的卢教官这不是要将我爹往火坑里推吗?他倒好,他在事后可以一走了之,可是我爹呢?我爹是茶儿坝人,他能走吗?他怎么面对茶儿坝人?

想到这里,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一下冲了出来,高声喊道:别开枪!别开枪!

这一下,在场所有的人都惊呆了,这自然也包括卢教官,尤其是刘方正看见高喊别开枪的人是我的时候,我看到他的脸上的惊异,就像夏天的炸雷一样。

当卢教官反应过来是他部队的最高长官梁老太爷的女儿在高喊别开枪的时候,他无奈了。他瞪着吃惊而愤怒的双眼,双手哆嗦了一下,半天没说话,最后在众人的喧哗声中,他大声说了一句话:梁小姐又疯了!

我爹的管家酒志虎也说:快将小姐劝回去!她准是被吓疯了!

我哈哈大笑。

我没疯!你们才疯了呢!你们手里拿的枪就像吹火筒一样,放着日本人不打,却要来乱伤人,到底是谁疯了?你们这些臭男人们一个个都是疯子呢!说着,我忍不住跑到机枪手旁边,一下抓住机枪的枪杆儿,拼命一拉,机枪便翻倒在地上了。这一下可吓坏了管家酒志虎:你闯祸了,小姐!你这个疯子,这下可闯大祸了!快去报告梁爷!他的女儿闯大祸了!

是!

一个团防部队的小头目急忙去向我爹报告去了。

枪口对外,一致抗日!

反对打羌寨!枪口要对外!”铁矿厂工人们再次高呼口号,村民们也加以响应,形势再次紧张起来。

我站在团防部队的前面,大声说:我不准你们开枪!要打就先打死我!”

你给我滚开!你疯了你?

这时候,我的父亲来了。他非常气愤。他命令身边的士兵:将她给我架回家去!士兵们在父亲的严厉呵斥下,只好对我说:对不起了,小姐,跟我们回你绣房内去吧!”就这样,我被他们架回我的绣房,母亲在那里早已哭得像个泪人了。我说:妈,我要回羌寨!

接着,我们母子俩哭在了一起,仿佛这个世界的一切都被颠倒了。

父亲终于回来了。他不得已而答应了工人们的条件,撤销了攻打李家羌寨的决定。韩乡长那边来人说他们也只好满足罢工工人们的要求。父亲还说,韩乡长的工人谈判代表就是吴振山和山辣椒的丈夫姜志山。

父亲在自家堂屋里对他的管家和身边的人说:想不到这帮平时看起来不起眼的穷鬼们会有那么大的胆略呢。这幕后一定有人策划和指挥。最近陕西那边在闹红匪,莫非这些穷鬼们与红匪也有些联系?看来,我们今后做事可要更加小心了。

我和母亲,还有翠翠虽然都听不懂父亲的话,但是母亲是知道吴振山和姜志山的。母亲对我们说:这冤仇呀,是结不得的。韩乡长当年做了对不起他们的事,所以才有今天的报应呢!

父亲听了我母亲的话自然是不高兴的。他瞪着眼,将拳头在桌子上擂了一下,说:你们女人家懂得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