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元青年作家网【www.gyqnzjw.com】欢迎您访问!_序跋评论_读写欣赏 - 广元青年作家网【www.gyqnzjw.com】欢迎您访问!_cc百纳国际彩球网_cc国际彩球_cc国际图片
cc百纳国际彩球网
 
      读写欣赏
  长篇连载
  剧海泛舟
  序跋评论
  女性文学
  报告文学
  文学校园
  读写欣赏
      热点新闻
 ·  柳树
 ·  四月,你好!
 ·  《红与黑》读后感
 ·  请用一枝玫瑰纪念我
 ·  仙人掌的启示
 ·  
 ·  活出自己的精彩
 ·  桂花颂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序跋评论
蝴蝶在蹁跹,羽童 评论
 
  发表日期:2018年8月15日      作者:史映红     

    蝴蝶在蹁跹

         ——浅析羽童诗集《水边书》 

羽童是我在广西南宁参加“鲁迅文学院西南六省市区第四届中青年作家培训班”上的同学,我们同分在一组,她坐位在我前面,上课时总是坐姿端正,聚精会神,像家长和老师都喜欢的那种“好学生”;课间休息,她与不少同学以众星捧月的方式,围着上课老师,求教一些问题,动作矜持、笑容灿烂地与老师们合影;外出的日子,大家一起逛超市、公园,品尝南宁的特色小吃,一起聊得最多的,还是文字和文学,每每这个时候,总能听到她独到的见解和过人的感悟,让人着实刮目相看。也就是那时候,得知她正在出版诗集对于一个上世纪八十年代就风靡全校的文学少年、一个曾忙着组稿、编稿、跑几十里路油印文学小报纸的组织者、文学社社长,二十多年的时间里,她估计一直在等待这一刻,因此这本诗集对于她的意义肯定非同寻常。今年春天,乍暖还寒的时候,收到来自温润攀枝花市的她的诗集《水边书》。淡蓝色的封面,一如她上鲁院时常穿的一袭蓝色长裙,恍然觉得她是喜欢蓝色的,蓝色代表平静、平和、稳定,蓝色还能给人一种和谐、宽松的感觉,与她相处中,就是这样的感觉。下面从四方面浅析诗集《水边书》。

生活彩虹 

读羽童作品,能读到一种淡然平和恬静知足热爱,能看到她是一位非常称职的贤妻良母,无论在工作中、写作中,还是料理家务上,都是一把好手勤快,又不慌不忙,细心,又不苛求完美。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很多走进她的作品,比如(《田园赋》):“我在六楼种菜,把一块小小的阳台分隔成阡陌纵横的四方田最左边那块长出一棵番茄,果小,皮薄味甜。穷人家的孩子,有清冽的好品质不必出落成大家闺秀的模样番茄,红一粒就食一粒没有偌大的庄园囤积,这万贯家财∥最右边那块,长出一棵苞谷不用踮脚,叶子已够着云端苞谷丰收了,整整二百七十三粒供来年播种,为我省下了一辆马车以及找寻,去集市,最近的那条路”。黎巴嫩作家纪伯伦说:“我们已经走得太远,以至于忘记自己为什么出发”。经济与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消费观念、交际方式都在不可逆转的发生着巨大变化,很多人生活在焦虑、紧张与惶恐之中,用当下流行的话说“忘了初心”。再看诗人羽童,不大的阳台,种上花草、庄稼,被她拾掇多姿多彩、井井有条,一个精致的小花园、不,小菜园就呈现在我们面前了;真赞叹她的创意,让一个家庭充满了浪漫的气息,让一个女主人瞬间提升了档次,特别是在阳台上看到只有地里播种的农作物、花草时,当它们枝条摇曳,青翠欲滴,想一想,都似乎舒展着我们每一根血管和细胞

接着来看另一首作品(《集市》):“当石榴、芒果、葡萄、火龙果等亚热带水果出现时,会发现其实我生活在一个水果的国度朝着集市的任何一个方向进行散点透视会发现一部长卷的三个段落,会发现其实我生活在宋朝的汴河两岸。当农夫赶着驮水果的毛骡向集市走来,这一定是《清明上河图》的前奏你将远眺到热带河谷中的野生木瓜林以及辽阔无垠的古中国的劳动场景∥当花椒树、芒果树、桂圆树、荔枝树的幼苗成捆成捆出现时,会发现,田园牧歌其实也可以展露在城市普通人家的房前屋顶当鸡、鸭、鹅、牛、马、骡等牲畜挨挤在车水马龙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会发现我们已经找到了流水的村落,我们寻找村落这名垂千古的理想,可以在南山也可以在仁和集市上,这俗世的欢歌就是天堂生活的缩影”。羽童用诗歌把我们带到了集市,这里有无数的摊位,摊位上有石榴、芒果、葡萄、火龙果等热带水果,它们像来自乡下的小姑娘,羞涩、水嫩,秀色可餐;或许还带着一丁点泥土,倒更把它们陪衬淳朴与憨实、绿色和环保,让人直咽唾沫。如果仅仅只有时鲜的果蔬,那这个集市显然就单调了很多。真正让集市热闹的,则是“鸡、鸭、鹅、牛、马、骡等牲畜挨挤在,车水马龙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这些年,我们很多人更多时候看到的集市,是在摩天大楼里,那高耸的商场,顾客穿戴整洁,不苟言笑,服务人员像从生产线上生产出来的一样,服饰统一,表情麻木、冷漠,动作机械;这里的商品像囚犯,被戴上脚镣手铐,层层捆绑,贴上保鲜膜和标签一切都是冷漠的,失去自由的,这样的商场去多了,担心自己都会变成商品。羽童的观察,羽童的细微,羽童的文字,把我们带到真正的集市,有吆喝声,有讨价还价声,有鸡鸣犬吠声,是乡土的味道,是村落田野的味道,是久违的味道原生态的味道。

再来品析一首淡然生活、安于宁静的作品(《来吧,你应该来居住》):“把户口落在这里,把家嵌入峭壁成为雅砻江岸的一部分,让家中的木格窗,被阳光最先照亮,让鹰看见,我们屋顶上的羊角和青稞骡、马以及向上的道路∥来吧,你应该来居住前景是天上的湖水,是辽阔大地上最丰茂的农事。旁边是青铜水晶、古藤、玛瑙、珊瑚、绿松石和原木镶嵌的生活。背景停留在七世纪之前。当你领着马帮远走中甸或丽江,会有飞鸟帮助我们取物并以信使之翅膀,替我们传递密笺∥来吧,人世间速度缓慢,我们可以耐心地织物,可以缓慢地思念世间的君子有更多闲暇时光用于倾听,沟渠之下细密如织的水声,有更多年华用于耳语当然,也有更多时光用于研墨、抚琴”。智利诗人聂鲁达说:“诗人的生活必然在他的诗歌中得到反映,这是艺术的规律,也是人生的一条规律”。这首诗,我们能读到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饮酒·其五》)的心境;能读到孟浩然“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过故人庄》)的清静;还能读到杜甫“花径不曾缘客扫,逢门今始为君开”(《客至》)的热忱相邀。当下,大家都能体验到经济的飞速发展,人们生活水平的骤然提高,很多遥远的物品、童年的记忆陆续远离了我们;夜幕降临,五颜六色的霓虹灯闪电般亮起来,无休无止高分贝噪音不绝于耳声色犬马的快乐,取代了人们省察内心的痛苦;人喧车嚣的生活,销蚀着我们静悟人生的深刻;羽童用文字营造的住处,多么让人向往,“木格窗,古藤,玛瑙,珊瑚,绿松石,最丰茂的农事,细密如织的水声,也有更多的时光用于研磨、抚琴”,此情此景,是世外桃源,还是天上人间?

平常事物

郭沫若在《郭沫若全集·写尔所知》里说:“有修养的文学家,他并不专驰鹜于材料的新奇,而是要使不新奇的东西新奇化,不高远的东西高远化”。翻阅羽童《水边书》,没有气壮山河的家国情怀,有的是对人生的点滴感悟;没有空洞的口号和高大上,却多是对庸常日子的感激与知足,对平常事物的热爱与怜悯;一行行精妙的诗句,一首首轻盈婉约的诗歌,正因为她的这一特点,却真真实实碰触着读者心灵。来看诗人写平凡生活和日常小事的作品(《安慰》):“如何安慰一只死去的龟,和它的亡灵它生前的羞怯和安静,它独善其身背后的江湖以远∥如何安慰一个恬躁的春天 因一只龟的离去,以及它从未说出的孤独如何安慰它寡居的一席之地,以及它只拥有过的一团阴影∥如何安慰它惧怕过的世界——现在,如何安慰一个人与一只龟同时醒来后的曲终人散”。莎士比亚在《雅典的泰门》里说:“树林里最凶恶的野兽,比起不少人类来,它们是要善良的多了”。羽童在这首作品里,充分显现着作为女性的温厚与善良,“如何安慰一只死去的龟,和它的亡灵”、“如何安慰一个恬躁的春天”、“如何安慰它惧怕过的世界”,三个小节,三个诘问,三个思考;让我们读到了怜悯,怜悯一个小小的生命,怜悯一只龟;它羞涩安静,它忍辱负重,它抚养儿女,它的生不惊扰月光虫鸣,它的死悄然无声。让我们读到了江湖,江湖以远,肯定暗流涌动、激流拍岸,肯定弱肉强食、物竞天择;还让我们读到了纷繁世界和精彩人生轰轰烈烈、壮怀激昂者有之;尔虞我诈、钩心斗角者有之;任劳任怨、默默无闻者有之,时光推移,曲尽人散,其实结果大抵一样,强霸者不一定得到很多,忍让着也不一定失去很多。

继续看(《糖果》):“她得到过一包糖果她一直没有舍得吃掉她把它们放进抽屉,和那些蜜蜂们住在一起。“噢,它们会化掉的。”他这样说过∥她小心翼翼地珍藏着,直到时间把它们一粒一粒变硬,直到它们超出了保质期∥她曾经是那么的渴望,那份甜一直都在”。她是谁?是不是作者自己,她得到过一包糖果,是在无忧无虑的童年?是多愁善感的少年?还是意气风发的青年?他是谁?是两小无猜的邻家大哥?是诲人不倦的长辈?还是如胶如漆的情侣?不得而知,但肯定对她是一个很重要的人,他的一包糖果走进她的内心和世界,“她小心翼翼的珍藏着,直到时间让它变硬“,“她曾经是那么渴望,那份甜,一直都在”,我们甚至替“她”着急,希望看着“他”出现,希望看到他与她面对面,深情凝视,或者携手共进。这就是羽童的诗作,朦朦胧胧,若隐若现,她从许多司空见惯的平常小事中,描写出形形色色人们的心灵世界和内心秘密,使得一个个小人物、小故事折射出人间冷暖、人生百态。反映出作者思考人生、感知世界的能力和睿智;还有感恩的情怀和阳光向上的精神火焰。

继续品阅(《坐1路公交车回家》):“我在一个叫榕树街的车站上车18路、4路、12路以及6路开过时我都会视而不见,6 路要转21 个站才能到家18 路陪我一小段,终会与我分道扬镀只有1 路笔直,忠实地路过家门口从不转弯抹角,每天傍晚六点钟,我准时出现在榕树街车站,与背包的、拎筐的放学的、下班的人群挤挤挨挨有时我站着,一直站到仁和,有时我坐着也假装视而不见,任人群挨挤在我身边傍晚六点钟以后的1路车,每一个人也如我一样我在他们身上都能看到自己的影子和表情我爱上这傍晚逐渐暗淡的空气爱上了各色长相各种身材他们有的人会陪我坐很久,有的人陪我一小段他们像我一样,每天都跨上1路车把1路车当成自己豢养的宝马和路虎”。俄国现实主义作家冈察洛夫曾说:“我只能写我体验过的东西,我思考过和感觉过的东西,我爱过的东西,总而言之,我写我自己的生活,和与之长在一起的东西”。的确这样,羽童笔下的很多事物,就是她“感觉过的东西”,就是与她“长在一起的东西”。印度文豪泰戈尔也说:“如果一位诗人不走进他们的生活,他的诗歌的篮子里装的全是无用的假货”。来自街道小巷,来自市井生活,却把这些普通的、司空见惯的东西写得亲切可爱、意韵悠远,诗人写自己,又像在写所有人,让读者感同身受。这个作品,多么平常的小事,平凡到无数的人天天都在做同样的事,但正是在这个等车、上车、坐车、下车的过程中,在这个流动的世界里,却包罗万象:有人焦躁难安、推搡霸道;有人彬彬有礼、谦和忍让;有人左顾右盼,见机行事,准备顺手牵羊;有人拿着锅碗瓢盆、竹筐扁担,满脸疲惫,为生计奔命;看得出作者气定神闲,淡看匆匆忙忙的人流,淡定熙熙攘攘的拥挤,心态良好,良好到“把1路车当成自己豢养的宝马和路虎”。

诗里身影

明代学者钱琦在《钱公良测语·由庚》里说:“天有春夏秋冬,而温凉寒懊,犹可测也;人有喜怒爱憎,而厚貌深情,不可测也。故曰:知人难于知天”。翻阅羽童诗集《水边书》,她多次写到人,有亲人、朋友、影视里的人,还有外国人、素未谋面的人、一去不复返的人,很多很多的人,都在《水边书》里成为邻居,他们搁置见解和争议,相安无事这些人有很多优点,也有不少缺点,有的白发如雪,有的黑发飘逸,有的才华横溢;这些形态各异的人,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先来看她笔下的父亲,(《与父书》):“爸爸,不要再为那只无处寄养的猫,而一再纠结放弃搬来与我一起居住想到这里,我才发现真正纠结的,是我自己那么,就与那只猫一同过来吧你的晚年,我想与你一起度过而那只猫的晚年,也将不再流离失所∥我一生中有许多个故乡你把我放逐,任我流浪好在我一直沿着河流从安宁河到金沙江,逐水而居我在考虑,是否要奔向大海还是回到平原。平原在不断充血你已搬了几次家,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你要站在路口等我∥我已人到中年,你叫我黄毛丫头,我的身上就长出了翅膀身体轻盈。我端坐在梨树下看你放幻灯,看你变魔术师我看到光泽在夜色的消退中呈现了惊人的美∥你老了,我喜欢你老掉的样子当你老了,我才接受容易老掉的事物不再耿耿于怀,比如爱情我就要缩成一把骨头了我现在还想做你小小的女儿由你把我带离此地,带上旅途∥冬天就要来了,趁风雪还没来,我们把家搬到山顶我们一边仰望蓝星,一边成为朽木”。父亲老了,就显得执拗,他一贯的倔强,不想过多给儿女添麻烦,但他时时刻刻又在想着儿女,想着儿女的儿女,担心他们的冷暖平安。羽童的(《与父书》)就写出了这个感觉,写出了浓浓血缘,写出了长长脐带,写出了爱。先哲说:“爱,是维系了人与人之间的神圣契约”,“爱别人,也被别人爱,这就是一切,这就是宇宙法则”。父母是儿女生命的故乡,是儿女精神的终极家园。对于诗人,父母是诗歌的源泉,如果把诗歌看作是一棵树,父母就是泥土,离开这片沃土,诗歌也就枯了,死了。

接下来看(《与母书》):“我决定这样去爱你在你面容苍老、五官下垂的时候我得长成你年轻时候的样子∥我决定这样去爱你在你握不动锅铲、洗不动衣服的时候我得是一个像模像样的主妇∥我决定这样去爱你在你望不见远方的我的时候我在为劳动所累,并保持生的平静∥我决定这样去爱你在你变得越来越轻的时候我来做你的母亲,你来做我的孩子”。这首精巧的诗,让我们看到一位“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唐,孟郊《游子吟》)的母亲;看到一位“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清,蒋士铨《岁暮到家》)的母亲,这位我们母亲的人,餐桌上,不停为我们夹菜盛汤;深夜里,为我们开着灯,虚掩着门,侧耳聆听,随时准备起身,等待晚归的儿女,再仔细打量胖了还是瘦了、嘘寒问暖;也许她目不识丁,但一定通情达理,也许她一生未曾走出过大山,但她教育儿女们自小要树立远大理想,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国家尽忠。这就是平凡而伟大的母亲,是一个民族生存发展的状态史,是传承数千年来延绵不绝的、强大的道德力量精神力量。

再来看(《黄金时代的信札》):“妹妹你好接到你千里之外的电话到现在,我仍然无法入睡我在盘算着如何筹集,助你购房的钱你生活在离祖国心脏最近的地方,所以住的房子自然也要贵很多,贵到在我住的西南边城可以购买四套同样大的房子。我有许多朋友他们大多数已在QQ签名、微博上发表慎借钱与人,或者慎与人借钱的生活感悟、交友之道。如今,金钱已掌握了全部美德,是否向他们开口颇费我踌躇。黄金时代,已无鲜事甚至忘记告诉你,我已更换了工作在一个文化的中心,薪水,比过去还要少许多晚上在仁和睡觉、写作,白天坐1路车上班,在穿城而过的公交车上多次想起你想起你年过不惑,仍居无定所。祖国幅员辽阔,中年的动荡也同样辽阔”。从诗歌中知道,作者妹妹请她筹款购房,说到房和购房,这是每一个中国人大概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的话题,大家都知道,坐拥几十套,甚至上百套房子者大有人在,但相信更多的人,像我等即使熬上一生,也不一定在祖国心脏买上一间厕所;再说借钱,老百姓的口头语是“一提借钱,朋友四散”,“借钱借钱,张口太难”;羽童的一首诗,道尽了人间冷暖,一首诗,叙尽世间辛酸。应该是需要小说表达的内容,她用诗歌进行深情描述,语言并不华丽,技巧应用不多,但却引人入胜,把读者引入到思考的境地,带到了现实生活中,这是她又一过人之处。

脚下地方

细细翻阅羽童诗集《水边书》,有一个让人印象深刻之处是她的地域写作,她无数次写到攀西,写到金沙江,写到故乡,故乡的山山水水花草树木、风声和月亮、疾病和呻吟;那一片美丽的红土地,和土地赐予人们的果蔬庄稼,很让人向往这些诗歌也像那片土地上绽放的攀枝花一样,荡人心扉;海德格尔认为:“语言不是对万物现象和本质的表达和表象,而是天地人神融契为一体的原语言,诗把人带进大地之上,让人归属于大地,并让人如此这般地进入栖居”。比如诗作(《故乡》):“如今我是一个外乡人回到故乡岁那年的崇庆州我像天使一样皎洁唱着跑调的歌奔跑、大笑十九岁那年的凉山州仇视头顶的乌云,一度的心碎随着马帮去了泸宁不知道前程的代课教师土豆田也会丰收二十三岁那年嫁了人,十八般武艺只会一样,光阴不值一个钱如今我患了怀乡病,浪荡子好像掉了魂你不要虚张声势,极尽安抚”。童年时的烂漫,少年时的忧郁,青年时的飒爽,中年时的怀乡,她都写到了,就这么短短一首作品,一起写到的,还有崇庆州、凉山州、泸宁;不同的年龄,不同的地域,不同的理由,行程匆忙,就构成了完整的人生。并且,通过这首诗,诗人还写到了一种境界,一种淡泊,一种恬静,一种“芳林新叶催陈叶,流水前波让后波”(唐,刘禹锡《刘禹锡集·乐天见示伤微之》)的悠然;辗转了许多地方,抛洒了很多日子,最亲最暖的,是故乡,最亲最爱的,还是故乡,因为曾经的老树还站着,曾经的炊烟还飘着,曾经的乡音还遥遥呼唤着。

再来赏析(《在仁和》):“我开始熟悉这座城市最南边的行政区熟悉这里的建筑,莱市场,买早点的地方挤最早的一班公交车,与当地的人一起去赶场∥开始习惯穿平底鞋,以更卑微的姿势走路右手拎竹篮,装满青菜萝卜蒜苗,外加芒果石榴核桃左手举雏菊月季夜来香三角梅薰衣草满天星∥在仁和,我爱上了家常,爱上了一日三餐爱上了缓慢的力量,简洁的折叠和擦拭∥在仁和,日子铺排成皇家典礼,自酿的葡萄酒,有着红楼梦那样的色泽和质地”。没有用多少诗歌写作上的技巧、手法,寻常百姓的日子,只是用普普通通的文字串起来,早起、打扫卫生,买菜、早饭、上班、挤公交,我深信很多人的此刻与作者一样,也与我一样,就这样重复昨天的故事,让人感动的是她“开始习惯穿平底鞋,以更卑微的姿势走路”,在这里,她淡泊名利,知足常乐,把自己的日子“铺排成皇家典礼”。就在当下,一些官员在其位不谋其政,忙于在宣传媒体上露脸、作秀;用老百姓血汗钱大搞面子工程、形象工程,迎来送往,跑跑颠颠,想着升更大的官;同样,有的人欲壑难填,有了十万想百万,有了百万想千万,挖空心思,不惜铤而走险,违法乱纪,最后鸡飞蛋打。作者淡然恬静、小得即安、知足常乐的心态,在当下显得多么可贵。

最后来看(《去高坪》):“去高坪的路有些远,我们带的年货有些沉转过了好多个梁子,七十高龄的父亲终于走完了下山的路。路上李花开了那么白,白色的李花止住了父亲的喘息∥去高坪,不只是看望三个读书的娃娃还有两头牛,一群蜜蜂,一只狗,一群鸡现在,他们都是我的亲戚∥一同攀上亲戚的,肯定还有高坪的春天你看,连绵不尽的麦苗,以及随麦苗一同生长的油菜花、豌豆子,它们正怀着好心情,把我们一再打量”。高坪,应该是作者最初的故乡,那里白云蓝天认识她,小河草坡能叫出她的小名,那里房子有些破旧,但肯定还有胎衣的味道。突然想起华罗庚的一句话:“锦城虽乐,不如回故乡,乐园虽好,非久留之地,归去来兮”。通向故乡的小路是脚步丈量的,但故乡的体温却是用心感受的;这块土地,像母亲的手掌,温暖、熨帖,能安抚心灵;像父亲的脊梁,宽阔、厚实,能遮风挡雨。“路上李花开了那么白,白色的李花止住了父亲的喘息”、“生长的油菜花、豌豆子,它们正怀着好心情,把我们一再打量”。这些盈涌着乡土味道的诗句,以静制动,字里行间,似乎能听到乡村小学孩子们朗朗读书声,能看到夕阳之下回家的牛羊、急着上架的母鸡、牧童的鞭影与脆响。羽童笔下的故乡,安逸、清净,淳厚,能放松我们绷紧的心弦,能疗养我们在竞争中、奔波中、打压中受到的暗伤、中伤硬伤。

鲁迅文学院,那是一个学习、探讨、交流、甚至是一个尽情展示自己的好平台,但是在半个多月学习期间,羽童是低调的,看着同学们提问、交流,很多人拿起话筒就不想放下,她只是全神贯注地听;联欢会上,很多同学跳着、唱着、说着、舞着,展示十八般武艺,她也是安静地鼓掌。但阅读作品,就能感知到她的深厚和对文学的虔诚,对于文字和诗歌,如她笔下的攀西和仁和一样,已融入她的血液。

近几年,她出版散文集《梦着的蝴蝶》《散文中国第五卷:七个人,七种散文》(合着),作品散见数十家省级以上大刊,收入多种年选;对自己的优秀,她显然并不满意羽童之所以取名羽童,是希望自己能幻化出一双蝴蝶的翅膀,蹁跹于钟爱的文学殿堂。回首看看这些年她走过的路累累的收获,分明那双翅膀早就长出来了,并且那么美丽和有力,我们相信她会飞得更高、更远。

 

史映红:笔名桑雪,藏名岗日罗布,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于甘肃庄浪,九十年代入伍进藏,已转业;居山西太原;在《诗刊》《解放军报》《文艺报》等发表诗文950余篇(首),着有诗集《西藏,西藏》等4部,文学评论集正在出版当中;曾就读鲁迅文学院第十九届高研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