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元青年作家网【www.gyqnzjw.com】欢迎您访问!_散文_cc国际图片 - 广元青年作家网【www.gyqnzjw.com】欢迎您访问!_cc百纳国际彩球网_cc国际彩球_cc国际图片
cc百纳国际彩球网
 
      cc国际图片
  散文
  诗歌
  小说
  词赋
      热点新闻
 ·  柳树
 ·  四月,你好!
 ·  《红与黑》读后感
 ·  请用一枝玫瑰纪念我
 ·  仙人掌的启示
 ·  
 ·  活出自己的精彩
 ·  桂花颂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
赤化,红军走过的地方
 
  发表日期:2018年12月6日      作者:马晓蓉     

 

 赤化,是红军走过的地方。然而,她也是我真正意义上的故乡。

 我是跟着祖辈的足迹来的。在此之前,我对赤化的认识仅仅停留在父亲模糊的记忆之中。解放前,我的祖奶奶带着有一手精湛造船技艺的爷爷万般不舍地离别故土,翻山越岭,辗转来到这里讨生活。

 祖奶奶为何断然决然地离开故土,在莽莽苍苍的利州大地上选择了赤化作为自己的第二故乡?

 本名白田坝的赤化,又是什么时候迎来了红军迎风招展的旗帜?

 如今,这昔日的革命老区是否在新时代里扬帆起航,开拓了自己崭新的风景?

……

红叶漫天的秋日,我带着萦绕在心里几十年的迷惑,走进了这片还带有祖奶奶体温的热土,去寻找答案。

南华宫里的思考

清江河从摩天岭南麓出来,穿过龙门山北端,一派碧波由西北向东南,浩浩荡荡地流经唐家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青溪镇、桥楼乡、曲河乡、前进乡、关庄镇、凉水镇、七佛乡、马鹿乡,到竹园镇汇入黄沙河,再经宝轮镇注入白龙江,在广元境内全长154公里。

清江河的尽头就是我祖奶奶曾经的居所——白田坝。沿河两岸,肥沃厚实的黑土地一直延伸到目力所及的山角。正是深秋时节,层层梯田错落有致地横挂在倾斜的山坡上。

满眼秋色斑斓。

我注视那向着天空攀登的梯田,仿佛看见了祖辈的四季。这一片土地,当春耕时节,是人欢鸟唱,一片繁忙;秋收季节,则稻谷飘香,人人喜上眉梢。从什么时候开始,白田坝的先祖们就在这里繁衍生息?那梯田上忙碌的身影,是代代相传从未停息……

宽阔丰盈的清江河在春天里唱着兴奋的歌谣。她在夏天舒展,在秋天腰肢苗条。往来商船带着沿江两岸人民生产的商品从青川起锚,顺流而下,途径十余个乡镇,抵达白田坝码头装卸货物,然后满载货物商船又在这里起锚汇入白龙江,驶入昭化码头,然后江面上白帆齐发,“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一夜之后,满载货物的帆船趁着风声浩荡,便抵达了重庆朝天门码头……

历史的帆影已经远去。遥想当年,这一河白浪之上,无数南来北往的商船来来往往。傍晚时分,江面上灯火辉煌,商贩们操着不同地方的口音走上岸来,将小小的白田坝挤得车水马龙……这一幅隐藏在山水之间的盛世画卷是何等地壮观与震撼。

水运的交通便捷,带来了文化的交融与碰撞。不知什么时候,在昔日白田坝的码头边,出现了一座巍峨壮观的南华宫。

这是人们为了庄子而修建的。

战国前期,周朝已经名存实亡,社会动荡不安,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庄子身处黑暗的政治当中,对苦难中的百姓寄于了无限同情。开始游走华夏大地,传播道家思想,试图从精神上解救苦难中的百姓。传说,庄子曾游历到白田坝,一边为当地百姓传播文化思想,一边治病救人,终因积劳成疾,病逝于白田坝。白田坝的老百姓感念他所做的贡献,尊称他为南华老祖,并集资修建了南花宫,对他进行世代祭拜。

白田坝人们对于庄子的纪念方式是独特的。每年三月初三庄子生日这天,白田坝的乡绅们就会请来方圆百里有名的戏班子,在南华宫为庄子唱一整天大戏。千百年来,这一特殊的纪念从未间断。据说解放前南华宫后面的黄莲树成片连接,若是哪一年三月初三这天戏班子没能唱大戏,成群成队的蛇就会从黄莲树丛中鱼贯而出,爬满各家各户的窗台和厨房……当百姓们承诺择日安排唱大戏后,群蛇便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了茫茫林海之中。听父亲讲,解放前有一年久旱无雨,老百姓苦不堪言,为求天降大雨,戏班子硬是在南华宫唱了七七四十九天大戏。

人们纪念着庄子,庄子也护佑着这里的人们。要是哪家孩子考学校落榜,到南华宫求南华老祖保佑孩子来年高中,必定灵验。

南华宫是不仅仅白田坝百姓对文化的信仰,更显示了他们对知识的尊重。我走进南华宫,景玉明从南华老祖的神坛上为我取下了两本庄子的着作,这是我离开乡村以来很少见到的。千百年来,如此厚重的国学经典竟然以这样的方式春风化雨般滋润着这片土地。站在南华宫里,我真切地体悟到了一些意味深远的人生哲理。

                   司马村的前世今生

告别南华宫,我转身又邂逅了司马村。

溯清江河口向西8.6公里,白田坝沿清江河向东2.6公里,南岸陡崖中断,出现一块面积约百亩的缓坦谷地,谷地横卧在三面环抱的陡崖陡坡内,俯视着滔滔东流的清江河,像一只柄朝南、头朝北,前缘中缺见底的葫芦瓢从群山中探头而出,欲舀江水,这就是清江河下的谷中谷——司马口。又名罗家沟口。

司马口的得名,来自公元前316年秦灭蜀,司马错领兵伐蜀屯兵于此的历史事件。

司马错何许人也?据《史记·太史公自序》记,司马氏商周以来世代为将,且典周史。司马错处于战国中期,是我国纪传体通史鼻祖司马迁(公元前145年—公元前90年)八世祖、先秦盖世名将,历仕秦惠文王(公元前337—前311年在位)、秦武王(公元前310—前307年在位)、秦昭襄王(公元前306年—前251年在位)三朝,曾率师灭蜀、平叛且为蜀郡守。

《史记》和《华阳国志》详细地记载了秦灭蜀的前因后果:秦惠王更元九年(公元前316年),蜀王因其所封苴侯与其世仇巴王私通发怒,率师伐苴侯,围攻葭萌,苴、巴向秦惠王求救。当年秋,秦惠文王想出兵攻打蜀国,但既顾虑道路险峻又担心韩国趁机侵犯,犹豫不决。司马错与丞相张仪为此在朝廷展开争论,张仪主张攻打韩国,灭二周(周赧王时〔公元前295年—前公元283年〕分裂成东周、西周两小国),据九鼎,挟天子以令天下。司马错坚决反对张仪之策,他认为:蜀虽“西僻之国也,而戎翟(或称戎狄,古代中原对西、北少数民族的统称)之长也,有桀纣之乱,以秦攻之,譬如使豺狼逐群羊,得其地足以广国,取其财足以富民” ,顺水而下可攻打楚国,灭蜀自已不受损失,既获得巨大利益,又有禁暴止乱美名;而周为天下宗室,对其用兵会失去道义招至六国围攻,后患无穷。秦惠文王采纳了司马错的主张,当即遣司马错与张仪、都尉墨等率军从金牛道伐蜀。

公元前316年冬,秦军在葭萌击败蜀军。蜀王向西败退守剑门天险。攻克葭萌后,司马错乘胜渡白龙江溯清江河追击蜀军,急行14公里到达司马口,见将士十分疲惫饥渴,其地如盆且木丰水清,背风、水质好、多柴薪,正是大飨三军佳境,于是下令停止前进,埋锅造饭,略作休整以利再战。司马错军在此用餐休整后再行11公里至大仓坝,顺利攻克剑门天险,穷追至武阳(今四川省彭山县东)杀蜀王。 

秦灭蜀后顺势灭苴、巴,设巴、蜀二郡,以司马错为蜀郡守。秦昭襄王六年(公元前)蜀侯嬴恽造反,司马错再次伐蜀平叛,诛蜀侯嬴恽。

司马错因两次伐蜀并曾为蜀最高行政长官—郡守,遂成了巴蜀大地家喻户晓的伟人。罗家沟口本微小无名,只因司马错在此屯兵炊事,点石成金,从此此地得名司马口,传承至今已达二千三百多年。

站在司马口村头,青砖黛瓦的小洋楼错落有致地掩映在绿林之中。栏栅里瓜果飘香,农家小院里鸡鸣狗叫。潺潺流淌的清泉旁,不时有村民开着自家的小车从乡间公路款款而过。历史的硝烟早被时光磨成了记忆,战马的嘶鸣声也已湮灭在岁月的河流之中,脚下这片土地在时代的变革中走上了一条新的发展之路,倘若司马错重新再世,也会为这一座小山村的变化惊讶不已吧?

从白田乡到赤化镇

对赤化的红色文化,我敬仰已久。带着对革命先辈的崇高敬意,我走进了位于赤化镇的“利州区红军文化陈列室”,驻足在闪着红色光芒的文字中间……

1935年初,红31军为了阻击国民党军队,从苍溪行军到老昭化绕牛头山到大朝,上二郎山、走沙坝,从剑门关背后再到白田坝驻军。部队在白田坝驻军后,徐向前元帅就将指挥部设在赤化街场头的南华宫。清江村的曹氏家族则将祭祀祖先的曹家祠堂无偿奉献出来作为红军医院,救治伤病员。

据当地老百姓讲,这支部队并不是徐向前元帅的大部队,而是借剑门天险这道天然保护屏障来迷惑敌人,主要目的是救治伤病员。部队一进驻白田坝,就展开了轰轰烈烈的革命斗争,建立起了苏维埃政权。苏维埃政权的建立时间虽只有短短28天,但和其他县的苏维埃政权一样,进行了基层政权建设、武装斗争和打土豪分田地,共建立县、区、乡、村四级苏维埃78个。其中,县苏1个、区苏2个、乡苏16个、村苏59个。苏区面积达1504个平方公里。培育各级苏维埃干部383人。其中:县级5人,区级11人,乡级118人,村级245人。成立了赤化县游击大队、赤卫队、少先队和儿童团等自卫武装组织。同时积极组织动员群众参军扩红,仅白田坝就有784人参加红军。

时间过去了七十多年,赤化县苏维埃不仅旧址依然如故,照片里红军所留存的物件依然闪耀着历史的光辉,遗留下的诸多红色文物,依然讲述着鲜活的红色记忆。如清江村曹家祠堂的红31军医院,清江村村口的红军井,清江村的红军树等。其中,令人印象最深的,是红军錾刻的19条永久性标语。在这些标语中,“坚决赤化陕甘川”显得与众不同,具有特殊意义和深刻内涵。是赤化县苏维埃留给人们的一项重要红色文物。

“坚决赤化陕甘川”是中国工农红军在“赤化全川”之后喊出的响彻川陕甘三省革命口号,它彰显了广元苏区当时已具有雄厚的政治基础军事基础和物质基础的历史事实。这幅标语之所以只錾刻于赤化县苏维埃境内,而不是其它地方,深刻反映了赤化县苏维埃境内的战略地位。赤化县苏维埃位于川陕甘三省结合部,扼水陆要冲,控南北咽喉,是控制向川陕甘发展的要道。地处平原河谷地带,丰饶的农业资源,秦岭山脉,巴山天险,还有层峦叠嶂的崇山峻岭。退可依险而守,进可图川西平原,甘南、陕南。利于建立三省连城一片更大范围革命根据地,利于中国工农红军展开对敌的长期坚决斗争。同时,打通从西南到西北的通道,便于与苏联取得联系,利于争取友邦的支持帮助。

“坚决赤化陕甘川”的革命口号,不仅在当时具有重要现实意义,至今,它仍是鞭策鼓舞人民夺取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发展的精神动力。

为永远铭记这段革命历史和革命号召,当地党委政府将原白田乡更名为了赤化镇。从白田乡到赤化镇,历史发生了一个崭新的飞跃!

                   

 这一片乡愁的土地

闻着芬芳四溢的历史气息,我似乎知道了我的祖奶奶为何甘愿放弃故乡的一切,毅然决然地到赤化讨生活。

清江河水运交通的发达,让造船手艺精湛的爷爷有了用武之地。白田坝码头的繁华,则让我的祖奶奶在人流涌动的街道上摆了一个小小杂货铺,一边卖茶水,一边照顾爷爷奶奶和父亲的生活。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这一历经千辛万苦换来的稳定生活并未维持多久,由于封建王朝政治黑暗腐败,老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我父亲不得不离开私塾先生外出当童工讨饭吃……新中国成立后,父亲依托他在私塾所学的文化知识非常幸运地进入了国家机关,我们一家人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逐步过上了稳定幸福的生活。感谢这个伟大的时代,我80多岁的老父亲现在每月有几千元的退休工资,足够他老人家安享晚年……

    今天,随着精准扶贫政策进一步深入推进,国家对乡村基础建设的扶持力度不断投入,赤化镇的道路交通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清江河旁边的108国道线与宝轮镇的清江大道一脉相通,向东穿过清江大道直达陕甘高速公路,向西行驶几分钟,便到了剑门关高速公路,可以直奔江油、绵阳、成都;高铁箭一般地穿梭在赤化镇的山脊之间;乡村公路越过雷家村山梁与白朝相通,链接青川,直指唐家河自然保护区……

   白帆高挂、靠天吃饭的水运早已远去。今天,在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上,赤化镇正满怀喜悦朝着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奋勇奔跑!